j9九游会

  • <tr id='txe8h'><strong id='npga'></strong> <small id='2b6ouo'></small><button id='0kfow2'></button><li id='hmmh0'> <noscript id='424x89'><big id='gw6lu'></big><dt id='33jf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 <ol id='c3uwb2'><option id='5ff4i3'><table id='ek41'><blockquote id='14oe'> <tbody id='197wtz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9z1e'></u><kbd id='pc2tz'> <kbd id='jmp1qr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uvzt'><strong id='vknc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tlro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tv5e9d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np2tt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qzv97f'><em id='p68vh'></em><td id='jst8w'><div id='a673ud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fh7iq'><big id='5euc'><big id='2pt2a'></big><legend id='5jf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qxbf1'><div id='vdsx'><ins id='qa8p6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azyra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i7go4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1c8up'><q id='8saah'><noscript id='ozvssb'></noscript><dt id='j5h4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2co2qb'><i id='3kqx2'></i>

                云嘉 第62章索点利息

                更新时间:2019-10-31 22:52:25 作者:墨羽唐 字数:2032

                乐安城。

                  当傲雪独自一个人来了这里后,她虽然进城了,但没有在这里呆太长时间,而是直接买了些吃食垫腹,顺便听了听百姓们的八卦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们听说了吗?南姑娘死了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哪个南姑娘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还能是哪个?昭天宗赤南尊的女儿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不会吧!你这消息真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真!仙门百家都收到了消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这南姑娘死了也好,省得再祸害我们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是啊。南公子倒还好,起码对我们还算不错,从来不会轻易打骂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南姑娘性子太泼辣了,动不动就杀人,乐安城都死了好些人呢!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她怎么就死了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嘘!仙门百家的事,咱们老百姓可以带耳朵听一听,但可不能深挖啊,这是要命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紧接着,这几个百姓在叨叨的话题,瞬间转移到旁的话题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傲雪坐在不起眼的地方,虽说她一身红袍,但她带着红色纱帽,挡住自己的容颜,更让人看不到她的双瞳颜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谁让她一双天生红瞳,若真的走在外面,太过于招睛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没穿星陨宗的宗服,她本来就是来干坏事的,没必要祸引东水给星陨宗。

                  黄昏时,乐安城最高的那栋楼宇,立挂着宗旗,那是一株二艳的双生花,竞相绽放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关于昭天宗的双生花,还真有一个很特别的传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双生花,残酷而绝美,用最深刻的伤害,来表达最深入骨的爱。

                  传说中黑暗里一种洁白纯美的花朵,在同一枝根茎上相爱相杀,斗争不止,甚至愿意杀死对方!

                  一朵妖艳夺人,一朵枯败凋零,任何一方死亡的时候,另一方也悄然腐烂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是一种无奈,也是一种命运,日夜缠绕间,不经意的结局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世间万物,就是这么残酷。

                  傲雪望了一眼那宗徽旗,目光流露出一抹悲凉之意,随着她吁了一口气后,抬脚离开这喧闹的乐安城。

                  趁天还未黑尽,她要去的地方是魂仙陵,她要将整个魂仙陵给毁了。因为这里埋葬的,最多的便是赤南尊的南氏一族之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只有这样,才能声东击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正面与赤南尊迎战,她现在肯定不是赤南尊的对手,更做不到悄无声息的潜入赤云阁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是赤南尊的老巢,她不会傻傻的自投罗网。

                  魂仙陵一旦毁了,赤南尊必然比谁都紧张,甚至还可以猜到他会大怒。

                  傲雪要的就是激动他,让他倾巢而出前来魂仙陵,然后她与他捉迷藏,好好戏耍他一番。

                  也借此时机,净世哥哥与净源哥哥也必然可以潜进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天黑的时分,总算是抵达了魂仙陵,一路摸索前进。

                  当有昭天宗弟子巡视的时候,她飘身而飞直接单手握住竹身,潜藏在茂密的竹林里,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百年前的记忆,因为神识受损过,所以她记得不是很清楚,隐约的辩了个方向,就朝那走了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终于,看到了有灯火的石屋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是守陵弟子们的住处,傲雪悄悄的飞到屋顶,轻轻的扒开一块瓦,朝石屋里看了一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发现这里竟有十几个守陵弟子们聚在一起,最重要的是,他们居然是聚赌!

                  不止如此,喝酒吃肉嘴里飙粗俗的话语,举止粗鲁,衣袖撸了起来,大声吆喝着,整个石屋如同赌坊那样吵闹杂语。

                  傲雪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有些错愕。

                  若不是他们身上穿着昭天宗的宗服,她还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实在是,眼前这些昭天宗弟子,可一个个像足了坊间的流氓地赖啊!

                  傲雪突然看到了一抹绿油油的豆腐块,围着她在旋转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伸出手,抓碎了那绿色的玩意,立即就听到了傲净世给她发来的音符,“凌霜,你什么时候行动,我和净源、霁林已经在昭天宗的山脚下了,随时可以冲上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傲雪想了一下,然后嘴唇微动,无声的给傲净世传音符,“一刻后,你们便冲上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传完音符,傲雪的目光变得冰冷,离开了这石屋。

                  悄无声息的潜进了魂仙陵,冬季的夜,寒冷冻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昭天宗的守陵弟子,一直呆在这个无人问津的地方,每年就祭魂的那几天忙活,平日里,那些昭天宗的主事人,根本无人会来这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于是,新来的就被老的给带歪了,巡视也成了应付式的工作,早些巡完,他们就回石屋,醉生梦死。

                  傲雪在这陵园里,一个个石碑走过去,她在寻找赤南尊父亲的那副碑!

                  赤南尊背叛了天魔教,但追其根底,便是其父之罪过,明知儿子有野心,怎么还能把这宗主之位,给传给了这么个儿子呢?

                  当时的傲雪是教主,是他的主上!

                  欺主瞒下,死不足惜!

                  就算死后被埋在了地里,想想她傲雪,落在了赤南尊手里的时候,受了多少折磨,死后还被挫骨扬灰!

                  深海血仇,也不过如此!

                  终于,在众多石碑里,找到了南超的石墓!

                  傲雪认真的看了一眼这石墓,伸出手掌,凌霜琴瞬间被她召唤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琴弦动,直接将那石坟炸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轰!

                  石坟炸开后,露出了那石棺!

                  傲雪眯了眯眼,语气深寒,“南超!你儿子南君昊犯下的罪过,我只是来索点利息。你要是有怨,就去找你儿子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说完,她也不管对方会是什么样的想法,反正人早死得凉透了,毁了又如何!

                  掘坟的事,坦白说她和傲净世,还真没少干!

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现在就算把这利息,算在南超的身上,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是魔修,既然要报复赤南尊,当然是扰得他整个南氏一族,都不得安寝!

                  死了又如何?掘出来,毁了!

                  活着的南氏一族,那就得再好好的担惊受怕好长一段时间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只要她傲雪得到了火树银花,那么就是赤南尊的死期!

                  她,绝不会手软!

                  夜色深沉,而魂仙陵竟突然冒出一堆火焰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远远的看着,就像是被火海包围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石屋里在聚堵的弟子们,终于有人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,惊慌失措的大叫,“走水了!走水了!”
                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