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9九游会

  • <tr id='i1k5d'><strong id='bc02u3'></strong> <small id='2esab'></small><button id='ihz8'></button><li id='2enqi8'> <noscript id='qhr36'><big id='3m3w'></big><dt id='cylp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 <ol id='lyf1nz'><option id='clhl'><table id='c0q7'><blockquote id='y72te'> <tbody id='trn1r7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vr2c6q'></u><kbd id='kc861'> <kbd id='acp60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ifzeh4'><strong id='mwx9m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cp93m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stwn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iufz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m76c'><em id='frfv'></em><td id='xstirp'><div id='9ekt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8i2g86'><big id='sww5u'><big id='ucccd'></big><legend id='94jta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n3orz'><div id='cehm1'><ins id='3noy3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ke8nyx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xixel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2bn85q'><q id='x44a'><noscript id='z9sn7'></noscript><dt id='78b7ry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wytgu'><i id='oe07y'></i>

                云嘉 第30章天魔教有叛徒!

                更新时间:2019-10-15 10:17:00 作者:墨羽唐 字数:2046

                “停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墨华见傲雪又控制不住那火爆的脾性,连忙打断了她与傲净世的对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傲净世知道她不信自己所说的话,从怀里掏出那张信符,然后递到她的面前,“这信符我一直留着,你可看是不是你写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他知道,再多言语辩驳,都不如这张信符,可以证他没有说谎。

                  傲雪瞪了他一眼,空手夺走他手中的信符,展开看了一眼,信符上的字迹确实很像她的,可是她根没有给他发过这样的信符啊。那这信符是打哪来的?

                  最重要的是,这信符上还有天魔教的宗徽图案:夜皇后。

                  信符是真的!

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傲雪握着这信符,急赤白脸,手指微微颤抖,眼眸瞪着傲净世惊惧万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墨华看了她一眼,也知道事有蹊跷,连忙扶着她,让她坐在一旁的石墩,“你别急。这信符若真不是你写的,那就证明是有人故意设局,让你和傲净世分开,不能共同御敌,更想你们相互猜忌,自相残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自相残杀?我们百年才再次相见!哪有自相残杀?”

                  傲雪摇头,不能相信墨华的揣测。

                  墨华看了一眼傲净世,“你先处理一下伤口,然后我们再好好谈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待傲净世将身上的伤口都处理好了,墨华则是坐在二人的中间,左边是傲净世,右边是傲雪。墨华则是手里拿着拂衣剑,“弈棋下过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傲雪眉眼未动,“不喜,不懂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傲净世目光突然变得冷肃,“你意思是,有人把天魔教当成棋子!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是大魔王,傲雪是教主,一魔一诡,就算是仙门百家齐聚攻入天魔教,你觉得仙门百家谁能扛得住你们二人的联手?可是,就是这么巧合,当时的祸事爆发后,傲雪却孤身一人,你别忘了,她给我渡了灵力,她并非灵力鼎盛时的应敌,只能被赤南尊活捉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墨华语气温润,继而说道:“傲雪,你想想燕芙。燕家旧址百年内,被下了百诡盛宴,却依旧能逃窜生天。燕芙对玄门的了解不多,可她的舍身禁术,不召正道剑修,却召了个魔修回来。百年前最强的魔修,非你莫属。问题来了,燕芙记忆中的老乞丐是谁?他为何教燕芙这个舍身禁术?而且刻意要她召魔修!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这么一说,确实很多地方,过份的巧合了。巧合多了,那便不是巧合,而是人为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傲雪心惊肉跳,她此时发现,燕芙的记忆,竟对老乞丐印象只隐约记得,他衣衫褴褛,旁的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再也记不起来!

                  傲净世只觉得胸骨上的伤,隐隐作痛,却强忍痛楚,对着墨华说道:“你继续分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墨华清幽冷冽的语气,“我没有你们年岁大,坦白说,我修成金丹的时候,就是天魔教殒灭之时。所以,我能打听到有用的消息,并没多少。眼下,傲雪手中这信符若真是出自天魔教,那么这是敌人使用的调虎离山之计。我甚至可以断定,天魔教有叛徒,与旁人暗中勾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天魔教有叛徒!

                  他的语气笃定,让傲净世与傲雪相视一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傲雪瞪了他一眼,“这人肯定潜伏很久,能描摹我写的字,还能发给你,必是你我都熟悉之人。最熟悉你我的人,那就只有霁林和青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在火光下的傲净世,轮廓深邃,他沉声说道:“不会是他们二人,青烟死了,霁林被我炼成了傀儡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青烟?死了?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傲雪傻眼,看向墨华。

                  墨华可是打听过青烟的消息,青烟是魔修呢!

                  傲净世咬了咬牙,“她为了救我,死了。是我亲眼所见,赤南尊杀了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时候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死后的一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墨华轻轻点头,他打听回来的消息,是傲雪死后半年,在那个地方才冒出青烟的消息,所以傲净世说青烟在傲雪死后一年殒命,时间上是没什么可以猜疑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傲雪皱眉,“那你没青烟炼成傀儡?”

                  傲净世苦笑,“赤南尊,将她挫骨扬灰了,我如何炼?若没被挫骨扬灰,我尚且还能炼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墨华看了他们一眼,在泥土的时候,用拂衣剑在地上画着人物,然后一一备注上,思绪陷入了思考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知晓傲净世亦与她一样,是被人构陷,傲雪看了看他受伤的地方,眸光微暗,起身走到他的身侧,突然伸出手往他的伤口大力的抓按了一下,“痛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不痛!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那你眉头为何蹙着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还活着,我就不痛!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多年不见,你这油嘴滑腔依旧未变!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一直未变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傲雪没有看他,松开了他,转移了话题:“这百年,你怎么过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傲净世语气冷涩,“把霁林炼成了傀儡,他的魂魄还算齐全,拥有自己的意识,只是,依旧改变不了他是死人的事实。这近百年的时间,我占据永夜崖,与昭天宗对峙。从此,永夜崖不再归属昭天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和霁林,把永夜崖占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傲雪傻眼,他这是什么报复之举?

                  刻意跑到赤南尊的地盘,占据人家的地盘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只是为了给对方添堵?

                  赤南尊居然一声不吭,居然还吃了这个亏!

                  毕竟只要赤南尊向仙门百家承认傲净世还活着,自有正义之士会去讨伐。

                  傲净世轻轻颔首,“屠魔台,是你身魂俱灭的地方,我一直守着那里,妄想着哪一天,可以把你复活。屠魔台死的人不少,走尸实力比别处要强悍,赤南尊他不敢与我硬碰硬,更不敢亲自来永夜崖。否则,他的狗头早被我拧下来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墨华在旁说了一句,“在傲雪死后昭天宗派了内门弟子,在屠魔台上直接布施伏魔阵整整百日,你,是复活不了她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只是,不甘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傲净世鼻子发酸,他在永夜崖,一直等不知归期的傲雪。

                  幸好,她回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三人沉默,各怀心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一坐,竟不知不觉到了天明。

                  傲净世抬了抬手,挡住了那刺目的光芒,他不喜这被阳光包裹的温暖。他在永夜崖,近百年的生活,一直是暗无天日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【注释:弈棋,现指围棋。】
                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